大红猩猩毡

老夫聊发少年狂,光挖坑,不产粮

【有感】大红猩猩毡@《关中往事》

又被宠爱了呢!

获得喜欢的写手的长评,是写手最大的骄傲!

他方的松鼠:

小毡 @大红猩猩毡 的《关中往事》六篇已经完结一段时间了。




http://dahongxingxingzhan.lofter.com/post/1cc931ab_10a15e0e



《大军师司马懿》上下两部也播完了一小段时间了。




我在自己不熟悉的领域一直挺不好意思发表评论的,担心露了怯,把作者要表达的意思理解错了,好尴尬啊…




就像我不知道要怎么称呼大红猩猩毡,问了度娘才知道那是《红楼梦》中写到的一种御寒衣料,贾...

在吐槽与佛系吐槽之间徘徊

我想很少苏凰党能明白,我们想看到的不仅仅是霓凰如何记住梅长苏,模仿梅长苏,我们想看到的是同样有人也会记住她

三国吐槽君之万年背锅侠的爆笑人生

投稿人,张春华

编者按:顶头二x派个小秘愣是头顶中情FBI大字进入我家时刻监视,我老公无法,我抗拒还不行嘛?不行!我的“保护”只叫吃醋,我的“反抗”只叫牝鸡司晨。末了二x下令,我老公挤眉弄眼求我心安,我背负一身骂名声名狼藉被夸贤惠大度。现在我老公和前小蜜继续上演军情二x处特工变身部长夫人开展倾城之恋……是时代的疮痈还是道德的沦亡,请收看十二月九日周五晚零点优酷上线的今日说法,哦不,婚姻保卫战。

部分内容涉及剧透,欢迎来稿,欢迎吐槽


【军师】关中往事(六)尾声

又名,《晋书·宣穆皇后传是怎么来的》

没有评论我就删光文章,哼哼☹️😒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夫人张氏,讳春华,河内平皋人。父汪,粟邑令,母山氏。少习武,不预书史,性粗豪简慢,骄悍难羁,巾帼中罕见也。年十五,于归司马氏……”

墨笔自少女莹润的指尖搁下,捉狭地笑了两声,回首顾盼,水光潋滟的铜镜中,映出一张韶华正好的芙蓉脸,淡扫蛾眉,轻点芳钿。

柏灵筠第一次见司马懿,就知道这是个一定会名留青史的人。而若汗青能留给他足够的篇幅,写在他的名字旁边的,必然是他的正室夫人。淹通经史的柏灵筠自然知道这史家的规矩,纪传的章法。还真是便宜那母大虫了,他若是真立下了不世

【军师】关中往事(五)生死局

十二月八号军师2️⃣就要播了呢,在那个编剧来恶心我之前,还是应该把坑填完。

还有最后一篇,柏灵筠的归宿。

小注解:山涛,字巨源,河内怀人也。涛早孤,居贫,少有器量,介然不群。性好《庄》《老》,每隐身自晦。与嵇康、吕安善,后遇阮籍,便为竹林之交,著忘言之契。康后坐事,临诛,谓子绍曰:“巨源在,汝不孤矣。”涛年四十,始为郡主簿、功曹、上计掾。与宣穆后有中表亲,是以见景帝。

时间地理都是乱的,反正已经魔改了,不妨更魔性一点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开春的时候,司马懿才从洛阳启程,同来的还有孩子们。春水始生,陌上芳绿,几个年轻人打马游春,叽叽喳喳笑闹了一路。春华已能下地了,早...

鸿濛纪·楔子

前阵子看了个女生向的修仙文,巨长,手痒,于是写了这个夹带私货的,同款。想造一个可行、可望、可居、可游的世界,有个女孩子在这个世界中历险……其实也并没有多仙,就是打怪带孩子的日常😂

如果能继续,大概会发到晋江去。

原创,但偶尔会在这个AU里发点萌cp的粮,看谁能找出来~~

所有资料来自云笈七签、道藏、游仙诗、魏晋南北朝唐宋笔记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天在傍晚的时候突然阴了下来。

低垂的雨云中,一条青石板路,曲曲折折地通向朦朦胧胧的粉墙黛瓦,墙外桃花灼灼。早春的天色有些像被水洇湿的宣纸,纸上的几笔墨痕,就是炊烟中还未返青的老树。

村口溪水边,支着个卖煎饼的...

暗戳戳地说,我写了个修仙文。

有想看的吗?

目标:100万字!!!

致锦心绣口的吃货妹妹

在昏昏欲睡的午后,随手打开lofter,看到了吃货妹妹的长评,真是非常惊喜!一下子把我从混沌的日常中拉起来,填坑时激情澎湃,脑洞连篇的感觉好像又回到了我浑浑噩噩的躯壳中,实在是又惭愧,又感激。在lofter撂荒了这么久之后,我想了想,还是来叨叨几句,关于写作,关于阅读,关于未来。

在凤凰于飞之前,我没有写过同人。用现在二次元的话说,我是个空降党,所以我说自己是老夫聊发少年狂。其实除了历史同人和一些影视同人之外,我看得都很少。所以我不知道同人的规矩,不知道什么叫做ooc,不太了解这个圈子的种种忌讳和high点。动笔之初,我只是遵循我所积累的写作规律,按部就班地介绍人物,讲述事件。故事的开始需要...

【附录2】(饭制版)《凤凰于飞》各卷摘要

艾玛这故事是我写的吗?我咋不认识😂😂😂

吃货的大地:

/个人整理,大概有不少偏差/


/稍稍可以帮助理解剧情/


/一切神奇美好属于榜榜原作和猩猩太太!/


 


第一卷 ( 凤台宫 / 大雪 冬至 小寒 大寒 )


何我存,南境征婚诏书主笔。受滑族妻子操控多年,被绿一子何家欢,并与陈氏生私生一子何家乐。


凤台宫远交近攻,施恩于二人,给陈氏婚配,打消何妻疑虑。


一日家欢提到弟弟,事情败露在即。


何我存为隐瞒秘密毒杀何家欢...

【军师】关中往事(四)千岁寒

青龙三年的冬天,春华大病了一场。

她年少习武,成了家也常常动胳膊动腿,没有一刻闲着。故而后来就算眼神不济,身子骨也还算硬朗。大约也正是因着她一直都看起来那么硬朗,一家人根本想不到,她也会病得那样重。头年诸葛孔明谢世,蜀汉朝中倾轧不暇,想是几年内无力北伐了。边境无事,一家子自凤翔迁回长安,经春历夏,颇过了一段安生的日子。昭儿和师儿回朝,俱领了正经的官衔,司马懿日日扑在政务民生上,一心想让这座故都重见辉煌。眼睛不好之后,春华渐渐将掌家的担子交给了柏灵筠,自己也就在一旁,力所能及地帮衬着,也不爱出门,怕给人添麻烦。人人都忙,故而谁都没有察觉,她的精神越来越怠惰,脸色越来越苍白,夜里的咳声也越来越沉...

1 / 13

© 大红猩猩毡 | Powered by LOFTER